【台北濱江】媽媽最愛~煮湯炒菜炒飯都好吃-宜蘭大溪吻仔魚100g-包

【台北濱江】媽媽最愛~煮湯炒菜炒飯都好吃?宜蘭大溪吻仔魚100g/包

嗨!

您正在找【台北濱江】媽媽最愛~煮湯炒菜炒飯都好吃?宜蘭大溪吻仔魚100g/包嗎?

底下是 台北濱江【台北濱江】媽媽最愛~煮湯炒菜炒飯都好吃?宜蘭大溪吻仔魚100g/包 的內容簡介

因未燙熟處理,營養不流失,原為透明狀,經冷凍後變白色。煮粥、煎蛋、煮湯都是很好的選擇。

商品網址: 【台北濱江】媽媽最愛~煮湯炒菜炒飯都好吃?宜蘭大溪吻仔魚100g/包

歡迎入內選購

朱淑娟專欄:大林蒲為何走到遷村這一步?

去年11月19日行政院長林全在高雄大林蒲,對於因政府疏失造成當地空氣污染向居民道歉,並承諾如果要遷村,房子及土地都會從優考慮。高雄市長陳菊也說,遷村會在公平合理、公開透明下進行,且會尊重居民意願。

隨後高雄市政府啟動遷村工作,3月成立遷村普查辦公室,12日起展開六場說明會,主持會議的都發局長李怡德、民政局長張乃千表示,普查目的是要了解居民對遷村的看法、意願、方案偏好,以做為後續規劃的基礎。

不過,遷村是一件大事,萬不得已為什麼要遷?加上之前隔鄰紅毛港失敗的遷村也讓居民對「遷村」兩字相當驚恐。而且大林蒲的污染已持續多年,過去政府從未關心,為何這次如此積極?是陳菊說的她很照顧居民?還是居民說的,是政府要大林蒲這塊地,才拿污染當藉口要把他們趕走?

3月12日的兩場遷村普查說明會,關心民眾擠滿會場。(朱淑娟提供)

陳菊於2016年4月的施政報告中說:「高雄翻轉的關鍵在高雄港,要興建第二港口,建設貨櫃中心及外海工業區,先決條件是大林蒲必須遷村。3月7日的新聞稿也明白指出:「未來大林蒲將規劃朝向循環經濟方向發展」,可見是政府先有利用這塊地的想法,才會有遷村的議題。

然而,不論是政府要地、或居民想走,昔日擁有美麗漁港的大林蒲,為什麼從土地被徵收、環境被污染、如今一步步被推向離開家園的路上….

大林蒲,從美麗到不宜人居

大林蒲、鳳鼻頭位於高雄市小港區,西南濱是台灣海峽,過去跟紅毛港共同稱為沿海11里。紅毛港遷村後,大林蒲及鳳鼻頭聚落改稱沿海六里。依高雄市政府統計,這裏人口1萬9千多人、戶數1萬1千多戶。

黃義英、洪秀菊夫婦從出生就住在鳳鼻頭社區,黃義英已經退休,洪秀菊在村裏市場經營一家修改衣服的店面,孩子已離家且在外地成家立業,他們在這裏住了將近一甲子,親身經歷村落從美麗到滄桑的變遷。

「我們小時候從家裏走出來就是沙灘,這裏比墾丁還美,生態很豐富,烏龜在海灘上產卵,想抓烏魚時只要在兩隻船中間圍一個大網子,烏魚就會自己跳上來。台灣海峽魚苗很多,想吃冰時就抓魚苗去換。」

黃義英站在已被水泥填滿的昔日海灘上,夕陽餘暉映照著海洋,大海依舊美麗,只是海灘早已消失,「海灘填起來就變醜了,工業區的污水會排到這裏,也沒有魚了。」他的背後就是臨海工業區,這裏有鋼鐵、造船、煉油、火力電廠等590多間工廠、800多支煙囪,占了大林蒲三分之二的面積。

「我14歲時中鋼才來,以前這裏都是甘蔗園,小時候常跟媽媽去園裏幫忙。」洪秀菊說:「十大建設時政府以每坪134元徵收我們的土地,跟我們說以後地方會大發展,大家聽了都很高興,因為務農很辛苦,如果可以去工廠就業也很好。但事實不是這樣,30多年了,建設沒半項,污染一大堆。」

隨著工廠排放的污染愈來愈嚴重,村裏的環境也一點點變壞。這裏的空氣總是不好,天空也總是灰灰的。從小港捷運站出來,大馬路上貨櫃車穿梭不息,帶來噪音、空污、還有交通安全的威脅。黃義英說:「以前這裏有戲院、酒家,現在都沒有了,也沒有圖書館,完全沒建設。」

洪秀菊說:「開始有人提遷村時我也很期待,心想環境這麼糟能離開也不錯。2011年遷村說明會時我提問:紅毛港是因為地要用才要遷,我們這裏遷村後要做什麼規劃?市府回答我:目前沒有需地機關。」

「聽他這樣回答我就醒了,原來市府是用遷村來拖延讓你不要抗議,那次之後我就認真在抗議了。我的想法是,就算要遷村,從規劃到遷走至少也要十年以上,我在這裏住一天、一年都要有好空氣,改善污染才是正道。」

昔日美麗的大台北濱江美食網林蒲,如今變成不宜人居、煙囪的故鄉。(朱淑娟提供)

舊污染不減,新計畫一直增加

舊污染沒改善,新開發案卻陸續被提出來,讓居民更加警覺。這些包括,為配合第二貨櫃中心於2010年4月開通的「南星路」,距離鳳鼻頭社區只有10公尺,車流量大、噪音、震動還造成住家鄰損。接著是交通部提出從南星路為起點的「國道七號」,全長23公里,造價要600億元。

「大寮反國道7號自救會」會長簡志強曾向高雄市府陳情:「只要加強國道1號車流管控以及大眾運輸系統,再配合匝道管制,國道7號根本不必興建。」其他建設還有南星自由港區二期、遊艇專區,目前都在二階環評中。

鳳興里里長洪富賢回想,第一次到台北環保署的環評大會抗議是2013年?6月3日,那天租了兩部遊覽車,上午6點半出發,下午一點半到,等到4點才開始,會開到9點多才結束,回到大林蒲已經隔天凌晨1點了。

「抗爭很辛苦,路途遙遠,又得不到什麼回饋,本來我要放棄了,沒想到在環評會中遇到陳老師(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),她跟我們非親非故,卻為大林蒲出這麼多力,我們自己怎麼可以放棄?」

為了組織村民抗爭,大林蒲陸續成立好幾個自救會,包括諷刺故鄉煙囪林立而取名的 「金煙囪文化協會」;悲嘆污染讓健康受損的「要健康婆婆媽媽團」。洪富賢連續兩年發起「西南瘋音樂祭」,提醒大林蒲三面已被污染包圍,這些新開發案卻要將西南方這個唯一的風口堵住,讓大林蒲徹底變孤島。

自此在陳椒華協助下,大林浦居民積極抗爭,不只到高雄市政府抗議,也北上經濟部、行政院抗議,並參與在環保署舉行的每一場環評會。提出的主要訴求是:在既有污染降下來之前,不應該增加新的污染。

大林蒲不止空污,還有大量貨櫃車的噪音及交通風險。(朱淑娟提供)

陳椒華表示,環保署位於小港的空氣測站,測到的苯、乙苯、苯乙烯,濃度都是雲林台西測站的2倍,政府花了上億協助台西大城做流行病學調查,但小港一直被忽略,她要求國衛院或空污基金要為地方做流行病學調查。

但他們提出的訴求很少被回應,例如要求中鋼煤灰加蓋這件事。黃義英說:「中鋼是惡鄰,煤灰、礦砂都露天堆置,吹東北季風時粉塵揚起,我們曬的白衣服都黑黑的。」2015年4月洪秀菊從新聞中看到台中市長林佳龍,要求中鋼子公司中龍鋼鐵的煤灰場要加蓋,「為什麼林佳龍可以、陳菊不行?我發起聯署有三千位居民響應,我們要求中鋼要比照。」

2016年11月19日林全帶中央部會官員、中油、中鋼、陳菊來到大林蒲,當眾向居民深深一鞠躬道歉,並承諾不管遷不遷村都要改善空污。不過當天林全也只承諾中鋼設防塵柵網,這讓居民覺得林全的道歉只是口頭而已。

比遷村更急的,是改善大林蒲的污染

居民對遷村的反應如何?

午后,幾位老人家圍坐在一處空地正在聊天,我才開口問遷村的事,他們的反應卻出乎意料的激動,一位伯伯站起來說:「這裏的地價一坪5萬,要遷去的地方一坪27萬,我們這麼老了能負擔嗎?」再走到一處三合院,幾個中年人正在喝酒聊天,他們說:「住得好好的,沒有人要遷啦。」洪秀菊家隔壁一位阿姨則說:「污染是誰造成的?給我們污染然後要把我們遷走?」

村裏80多歲的老人家,對於遷村充滿焦慮。(朱淑娟提供)

市政府已啟動遷村作業,多數居民卻是從新聞得知普查開始了,3月9日民間監督遷村聯盟召開記者會,抗議遷村方案不清不楚、普查偷跑。高雄市隨後才宣布從3月12日起,連續三個周日舉辦6場說明會。

說明會中,多數居民表達的意見跟去年林全的座談會差不多,強調是政府要遷村、不是居民主動要求的。如果萬不得已要配合政策遷村,條件是「地換地、屋換屋、一坪換一坪,而且不能再讓居民貸款負債。」

高雄市政府提出三個方案:領現金、集體遷村到市府指定地點自己重蓋住家、或換構市府蓋好的大樓,並強調以不增加居民額外負擔、無負債為原則。但居民不敢相信這種說法,當場要求應提出明確的買、賣價格,同時也要有不遷村、以及為改善污染,請工廠遷移的選項。

大林蒲污染引發的人權爭議,已變成全國關注的議題,同時引發國際組織關注,政府的一切做為將被一一檢視。務必尊重居民遷與不遷的選擇權,而比遷村更急的,是政府應該立即啟動改善污染的工作。

*作者為獨立記者

相關報導
● 大林蒲啟動遷村普查 居民透過媒體才知道,怒抗議黑箱
● 朱淑娟專欄:改善空污不能只靠環保署

52EB1DED3DAC89BD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